您的位置:首頁 >新聞中心>媒體報道>詳細內容

南方日报:清清一江水 浓浓两地情

發布時間:2019年12月20日 浏覽次數:

澳門三面環海,地表水資源匮乏,98%以上的生活用水源自西江,經由珠海輸入澳門。1959年,位于珠海灣仔的竹仙洞水庫開工建設,開啓了珠海對澳門供水的曆史,如今對澳供水已走過了一甲子。

60年來,廣東省政府认真贯彻落实国家部署,始终把做好对澳供水工作作为重大使命,全力保障;60年來,对澳供水工程建设面临多次挑战,不断建设发展完善,有力保障了对澳供水始终清流如许;60年來,有记载的珠海对澳供水总量已超过22亿立方米,未发生过一起供水安全突发事件;60年來,粤澳两地供水合作更加紧密,信息沟通更加顺畅,两地人民“同饮一江水”的情谊更加深厚。

對澳供水60年初心不改

10月17日上午10時30分,隨著通水閘開啓,汩汩清泉從澳門出水口噴湧而出——第四條對澳供水管道(以下簡稱“第四管”)正式通水,珠海對澳門供水能力從50萬立方米/天提高至70萬立方米/天。

第四管起點位于廣昌泵站新址,向南穿過橫琴,直接到達澳門路氹地區。

“第四管建成後,珠海對澳原水系統形成環狀,具有更強的抗風險能力,格局更合理,供水更安全。”珠海水控集團總工程師劉萬裏介紹,珠海原有的三條對澳供水管道均是從拱北到澳門半島,但隨著澳門離島日益繁華,供水需求急劇增長,原有的挂橋管道難以擴容,運行風險也高,于是第四管的建設就提上了日程。

國家對澳門的用水需求一直非常重視。1959年,因爲鹹潮致澳門面臨嚴重水困,澳門社會知名人士何賢、馬萬祺等聯名向廣東省政府請援,在黨中央、國務院的指示和關懷下,珠海竹仙洞水庫和銀坑水庫于當年開工建設,並組建了珠海對澳供水管理處。次年,兩座水庫先後竣工,澳門同胞終于喝上了優質淡水。一度遊曳于珠澳之間的“水艇”,和走街串巷售水的“擔水妹”,也都退出了曆史舞台。

上世紀70年代末至80年代,珠海又興建了夏灣加壓站和前山河南沙灣泵站,將香洲大鏡山水庫和前山河水抽至夏灣再加壓輸送至澳門,每日供水約4萬立方米。隨著城市與經濟的發展,1989年興建的珠海西江磨刀門供水系統工程二期工程完工,日供水能力達45萬立方米,珠澳人民喝上了西江幹流的好水,水量大、水質好,在很長一段時間裏滿足了兩地的用水需求。

隨著2006年珠海應急供水工程、2008年對澳第三條水源管工程、2011年竹銀水源工程等一批供水基礎設施工程的陸續建成,珠海對澳門供水保障率日益提高。

爲進一步提高供水保障,供水基礎設施還在不斷完善,如正在建設中的平崗—廣昌原水供應保障工程,俗稱珠海的“西水東調二期工程”。建成後將使珠海東西部原水輸送能力從現在的100萬立方米/天,提升到200萬立方米/天,同時雙管道運行也將大大降低風險。

在歲月的長河裏,面對珠澳兩地不斷增長的用水需求,珠海水控集團逐步推進供水基礎設施建設,形成了“江水爲主、水庫爲輔、江庫連通、庫庫連通、統一調度”的珠澳一體化供水大格局。

據統計,自1985年珠海經濟特區對澳供水有限公司與澳門自來水公司正式簽訂供水協議,珠海對澳門供水總量已超過22億立方米,2018年全年對澳門年供水量首次超過了1億立方米。

共抗鹹潮珠澳携手面向未来

鹹潮,曾经对于不少珠澳街坊来说,都是难以抹去的苦涩记忆。近年来,鹹潮每年如期而至,但珠澳居民并没有感觉。

“‘鹹潮’作为一种天然水文现象是不可能消失的,只是我们通过各种手段把它对市民用水的影响降到最低,市民感受不到了。”珠海水控集团供水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珠海经济特区对澳门供水公司总经理王杭州介绍,“可以说,珠澳供水事业发展史,也是一部对抗鹹潮的抗争史。”

從2003年開始,珠海和澳门频受鹹潮影响。到了2004年至2005年的冬春之交,鹹潮形式已经尤其严峻。据珠海市水务局原副局长钟惠明回忆,当时水闸外的河水,鹹度有时超过7000度,珠海供水人急得跺腳,實在是束手無策。

在國家防汛抗旱總指揮部的協調下,一項史無前例的“千裏調水”在2015年1月正式啓動:貴州天生橋一級水電站開閘放水,8.5億的水量,曆經1300多公裏奔騰而下,爲珠海送來了5-7天的窗口期。當年搶抽的2000多萬立方米“救命水”,讓珠澳居民安然度過了那年春節的“水荒”。鍾惠明回憶當時的情形難掩激動:“沿途有那麽多水閘,那麽多地方需要用水,某個水閘只要一打開,就可能把水引走。”

亲历了“千里调水”的珠江水利委员会防汛抗旱办公室主任何治波介绍,“千里调水”属于应急,自2006年以后开始主动应对鹹潮、统筹兼顾地调度,发展到现在则是成熟地全面主动开展流域调度。

2006年,保障珠澳供水的安全規劃獲得了國務院批准,平崗—廣昌應急配套工程開工建設,並且當年年底就建成通水了,把取水口上移了20多公裏,大幅提升了供水的保證率。

“在我們看來,這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但他們就是完成了。”澳門自來水股份有限公司執行董事關小冰感歎:“珠海供水人的斗志真是非常强烈,决心是那么坚定,他们就是一定要解决鹹潮问题!”

單單只是取水口上移還不夠,爲了從根本上解決喝水難的問題,珠海興建了竹銀水源工程,繼續把取水口上移,並把自家的“水缸”做大了,竹銀水源工程包含竹銀水庫、月坑水庫,總庫容4333萬立方米。

“竹銀工程做好以後,我們真的再也沒喝過鹹水,它的庫容足夠我們澳門人用上半年了。”關小冰打趣地說。值得一提的是,不僅國家和廣東省都給予了竹銀水源工程一定的資金支持,澳門特區政府還以預付水費的形式給予4.5億元資金支持建設,占工程總投資的近五成。

珠澳供水的合作,也因为共抗鹹潮而愈发紧密。60年的供水历程中,珠海與澳門不斷磨合,互相信任,以各種方式開展合作。例如剛剛通水的第四管,再次創新了合作方式:澳門全額出資,珠海負責建設。

“我們盡自己所能保障澳門供水安全,澳門也能夠在他們現有的條件下提供支持。”珠海水務局供水科相關負責人說,珠海與澳門攜手合作,雙方都受益。

曾負責過澳門供水項目的澳門特區政府顧問安棟樑說:“珠澳雙方只有一起合作,才能有效長遠地保障兩地的供水安全。”今年3月,他重遊了珠海對澳供水的橋頭堡——竹仙洞水庫、參觀了竹銀水源工程等供水設施,他向珠海供水人豎起了大拇指:“珠海能滿足澳門的原水需求,對于澳門未來的供水安全,我一點兒擔心都沒有!”

相關

水資源精細化管理走在行業前列

從1959年到2019年,60年相濡以沫,清清一江水,釀出了深深珠澳情。60年攜手奮進,珠海水控集團在爲澳門源源不斷地送去生命源泉的同時,也在不斷地打磨著自身,形成了珠澳一體化的供水大格局,對水資源的精細化管理、調度和保護能力走在了行業前列。

今年9月,在珠海水控集團的承辦下,首屆粵港澳大灣區水務論壇暨第十三屆深港珠澳供水界學術交流會日前在珠海舉行,大灣區11城的水務單位齊聚珠海,達成一致,未來將在基礎設施建設、智慧水務建設、水質監測、應急救援等領域展開深度合作。珠海與澳門的供水合作成爲典範,隨著大灣區時代開啓,珠澳供水人攜手走向更高更大的舞台,“做強澳珠一極”堅實的步伐。


終審:超管人員
【打印正文】